1/

世界萬象/弟弟27年前被拐 姐姐開棺提父母DNA尋親

大陸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17/04/21 15:46:00

吳家雨和丈夫在《等著我》欄目現場。

吳家雨和丈夫在《等著我》欄目現場。

昨晚8時,一位十堰女孩走進央視《等著我》欄目,尋找被拐了27年的弟弟,節目播出時,全場淚奔。晚報君和同事們,也看得淚流滿面。

27年前,弟弟在武昌火車站被拐走

根據鳳凰網報導,1990年農歷七月下旬,十堰市竹山縣柳林鄉男子吳世元,帶著4歲的女兒吳家雨,兩歲的兒子吳家焱,乘火車去山西看望打工的妻子王正榮。7月23日下午,吳家焱在武昌火車站被人販子拐走。

隨後,吳世元、王正榮夫婦辭掉工作,將女兒送回老家,帶著全部積蓄走上尋子之路。


王正榮和女兒吳家雨合照。

炎炎兒:

今天是九一年的五月五日,也正是端陽節。炎炎兒,你今天吃的什麼呢?媽媽一天一時也忘不了的炎炎兒,我們已經來到雲南吳官田站一個多月了,等我身體好了,我一定要出來找你。

炎炎,我夜裡總是夢到你,你到底在什麼地方?我的炎炎兒,你可一定要記得媽媽的臉,媽媽一定要找到你。

尋子途中,夫妻二人寫下很多尋子日記,每一篇都淚跡斑斑。

之後兩年的時間裡,夫妻二人踏遍大江南北,卻絕望的發現希望越來越渺茫,開始互相埋怨和指責。

徹底絕望,父母以極其慘烈方式自殺

絕望之際,吳世元在日記中寫道:

『沒有人能夠讀懂,我是過著什麼日子,淚水和汗水已經習慣的使我陶醉於憂傷,淒涼和痛苦之中,比現在更可怕的是,我沒有任何生活的價值和意義,要有一個真正幸福完整的家,我恐怕是沒有那個命啊!』

1992年7月23日,在吳家焱被拐兩周年時,徹底絕望的夫妻倆用非常極端、慘烈的方式自殺。


吳世元生前的照片。

年僅6歲的吳家雨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父母驟然離世,使她一下子成了孤兒。父母留下的,只有這本沾滿了淚痕的日記,記錄了弟弟丟失的資訊和父母尋找的印記與傷痛。

『我記得有一回,我跟奶奶一起在黃豆地裡收黃豆,奶奶說人死了會變成螞蚱,我就問奶奶那我爸爸也會變成螞蚱嗎?奶奶說是的,我就去追一隻螞蚱,追了好久,我才把它逮著,然後我把它小心翼翼捧在手裡,我就覺得他是我爸爸變的,我要把爸爸帶回家,可是我又怕我不小心把它弄死了,最後只好把它放了,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捉過一隻螞蚱,因為一看到螞蚱,我就想起我的爸爸。』

後來,她就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這本日記她一直小心翼翼保管著。

『雖然爸媽不在了,但家得在!』

『雖然爸爸媽媽不在了,但是你還有姐姐,姐姐把你找回來了,我們這個家就還在。』長大後,嫁到隨州的吳家雨,一直在苦苦尋找弟弟。

與此同時,被拐賣到福建漳州的吳家焱被改名為林藝輝。林藝輝長大後,發現自己與4個姐姐長得一點都不像,逐漸對自己身份產生懷疑。

冥冥之中好像心靈相通。2015年,在寶貝回家志願者的幫助下,吳家焱、吳家雨幾乎在同一時間段,將自己的DNA資訊錄入全國公安機關查找被拐賣/失蹤兒童資訊系統網。

遺憾的是,目前的DNA技術尚不能通過姐弟以及其他直系親屬,確定血緣關係。也就是說,如果吳家雨要找到被拐賣的弟弟,必須提取父母的DNA。

25年後,她頂著壓力開棺提取父母DNA

『開棺,我頂著那種不孝的壓力,但如果有一天找到弟弟,對於爸爸媽媽來說,這是最大的孝心。』吳家雨在竹山縣公安局刑警大隊的幫助下,於2015年11月23日挖開父母的墳墓,取出亡父母僅剩的牙齒及骨骼部分,在公安機關成功提取了DNA資訊。


十堰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陳鵬及民警羅銀洲,在做了大量DNA比對工作後,確定吳世元、王正榮夫婦是福建漳州男子林藝輝的生物學父母。也就是說,如今的林藝輝就是27年前被拐走的吳家燚。

據辦案民警介紹,開棺提取雙親DNA尋親並取得成功的,在全國尚屬首次。

昨晚8時,吳家雨帶著丈夫,在中央電視台《等著我》欄目組,見到了被拐27年的弟弟吳家燚。

姐弟重逢,令人動容

『弟弟,27年了,姐姐終於找到了你,姐姐要帶你去看我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姐姐要帶你到爸媽的墳前,要告訴他們,我把弟弟找回來了,你們的炎炎回來了,你們可以真正的安心了。如果有來世,我還要做你們的女兒;如果有來世,請給我機會,好好孝敬你們。』

然而這一幕,吳世元、王正榮夫婦卻再也看不到了。惟願他們在天之靈,能夠感到一絲寬慰吧。


人販子實在太可惡,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盡的傷痛!希望盡快抓獲人販,繩之以法。

曾在CD封面上驚艷我們的人 名爵「剪刀門」轎跑驚艷發布
下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