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娛樂報報/《歡樂頌》反映中年男人的少女心

大陸

2017-05-20 12:33:00

。(圖/翻攝自網路)

。(圖/翻攝自網路)

《歡樂頌》這部婚戀+職場劇成為現象級,就因為提出了些『小白中』們的真命題。

根據鳳凰網報導,『90後居然都買房了!』對鳳凰女樊勝美這不啻為五雷轟頂。總體上說《歡樂頌》太理想化了,愛情也太膩,現實中人要比這實際得多。

可能這就是電視劇的功能吧,即安撫功能。現實太殘酷,所以電視劇中找理想化,否則不會那麼多人追了,是吧?

我比較喜歡看彈幕版,那裡有大家的議論,比電視劇還好看,那裡有社會學。

《歡樂頌》裡的魔都白領樊勝美代表了白領們的焦慮:

首先是年紀到了,找對象結婚這件事比較焦慮;其次就是自己工作這麼幾年攢了點兒錢,買車買不起;買房買不起,想升職又不懂怎麼升。目前理財都是用網上都熟知的理財產品,比如說餘額寶,穩當沒風險,有風險的比如股票基金都不懂怎麼看怎麼投。第三就是父母,年紀都大了,想多賺錢,最起碼老人如果生個大病,能拿出錢來給老人看病。

現在不是流行『小白中經濟學』嘛,什麼理財、購房、婚戀經濟等等,都屬『扎心』議題。所謂『小白中』,『小』是大學生或職場新人,比如關雎爾;『白』即小白領,比如樊勝美;『中』即中產,比如安迪。

『小白中』涵蓋了目前主流消費人群,也是網上嚷嚷得最熱鬧的一群人,他們有傳播力,能吐槽,誰抓住他們誰就抓住了當下消費主流。《歡樂頌》的插播廣告主要就是針對他們的,從網購、車、理財,一插一個準。

這部婚戀+職場劇成為現象級,就因為提出了些『小白中』們的真命題。其中以樊勝美式問題最真實,老人、婚姻、錢這三座大山。當然,劇中男小白領們的焦慮和挑戰並未充分表現,他們才是買房、升職和婆媳關係啥的重任擔當者。

電視劇提供了一個自我定位的功能,讓觀眾在其中找自己的位置和認識,就是說下次我碰到這種情況我該怎麼辦。好的電視劇就應該有學習功能,否則就是瓊瑤劇了。比如,彈幕上說『安迪和魏總不合適,兩人都太理性』,於是後面一片附和。

好事者分析出《歡樂頌》『五美』的階級分化從包包開始。我認為,小白領們以包包來勵志。我先預設一個階層位置,買下包包讓自己有一天夠得著這個位置。江湖人仗劍走天涯,小白領們包包拼職場(情場)。現在流行說,你喜愛一樣東西,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自己配得上它。其實質就是借包包勵志以實現階層躍升。

房子車子買不起時一個包包就是性價比最好的階層標誌物,當然還有手機、鞋、配飾,都是替代性滿足階層躍升的物品。鞋和包一定要講究,這能看出一個人品位如何,決定了你能找到什麼樣的朋友和伴侶。

電視劇尤其婚戀電視劇都在教套路。《歡樂頌》太是套路了,為了人類繁衍子嗣的大計劃,使命相同,套路各異。所以會玩的都趁婚前先玩夠。不是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還太功利呢(曲筱綃語)。

人生從結婚開始就走上了套路,上了套就按部就班往下走就行了。人類作為一種高等動物,只要需要種族繁衍,雌性就有責任挑選基因優良的雄性,以及明顯有責任心、有能力養育後代的雄性,這樣才能讓繁衍這事進行下去,越來越優秀。

反之,沒有責任心的雌性,才會沒頭沒腦的把珍貴的生育機會隨便交給不合格雄性,而且,對方還沒有責任心,隨時拍拍屁股走掉。只留下雌性,在惡劣的生存環境下把幼兒潦草的撫養長大,人種便越來越退化。『真理啊—男權文化恰恰一直用相反於此的觀念,給女人洗腦。』

對了,我這種人為何會看《歡樂頌》這種劇,不尷不尬的。用彈幕上總跳出來的話就是『老夫爆棚的少女心啊』,其實,就為寫這篇專欄,吐一下婚姻這個千年槽。

關鍵字:
91歲老人拉老伴手病房中表白 狗狗被用來擦跑車 網友不滿怒轟
下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