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娛樂報報/蔡岳勛對《深夜食堂》泡麵置入 直言非常生氣

大陸

2017-06-19 21:31:00

黃磊主演、蔡岳勛執導的《深夜食堂》在豆瓣上創下最低分值的國產劇。

黃磊主演、蔡岳勛執導的《深夜食堂》在豆瓣上創下最低分值的國產劇。

論誰都不會想到,豆瓣上最快創下最低分值的國產劇,居然是黃磊主演、蔡岳勛執導的《深夜食堂》。前者是有口皆碑的實力演員,後者是打造過《流星花園》、《戰神》和《白色巨塔》的品質大神。

根據鳳凰網報導,截至今日,《深夜食堂》已在浙江衛視播出八集共3個單元,其豆瓣評分依然停留在令人唏噓的2.3分。據網友統計,這已是影視作品在豆瓣評分上的倒數第二名,因為哪怕是大爛片《富春山居圖》和郭敬明的《小時代》系列,評分都不至低到這麼慘。

觀眾想不通的是:為什麼一個名叫《深夜食堂》的電視劇裡出現的食物是魚鬆拌飯和泡麵而不是烤串、麻辣燙或者拉麵;看過原版日劇的人也不能理解,為什麼黃磊要穿跟日劇老板一樣顏色的袍子,為什麼臉上要有跟他一模一樣的疤;擁有細膩情緒的網友不能理解第一單元為何要出現那三個『瘋女人』,他們列出長長的『深夜小吃故事貼』,以此證明店裡那麼多感人的中國大陸故事,為什麼我們全都看不到?!

『我理解,這是一種憤怒。』今日上午,坐在捕娛記面前的蔡岳勛面對所有質疑有問必答。他說,對於置入,他跟觀眾一樣憤怒,而對於所謂本土化的『不成功』,他暫時不能認同。

所以『夜華君』趙又廷上線的這一集故事,你們看了又覺得如何?

蔡岳勛&趙又廷。

--關於差評--

評分這麼低,有很多應該不是評價而是憤怒

Q:蔡導這幾天心情怎麼樣?其實挺關注您的想法的。

蔡岳勛:其實還好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嚴重。因為拍戲本來就是跟觀眾的溝通,我們是傳遞者,我本來就是傳達訊息,傳遞出來各式各樣的可能性都有。

而且我每一次拍攝都會經歷這樣一個波段。《流星花園》出來的前三集你知道罵成什麼樣子嗎?你們一定忘了那個感受,因為是後來接受了。第一天出來時大家都說,『怎麼可能有這種學生?』『學生可以這樣穿衣服?』『學生可以在學校裡這樣結黨結派?』『那什麼頭啊(做出鳳梨頭的樣子)?』『什麼叫道明寺?姓道還是姓道明啊?』

《痞子英雄》剛出來也是吵啊,『哪有警察這樣子,穿個花襯衫!』『你們看過這麼帥的刑警,槍還背在外面?』『哪有警察局環境這麼好,蔡岳勛你沒去過警察局?!』

其實這些爭議一直都有,在(認知)慣性與非慣性中,會產生一些衝突。而且我拍戲每次都這樣,我會在真實中尋找一種新的感受。我不是寫實派創作,我不是拍寫實電影、寫實電視劇,我的東西本來就有浪漫跟美學在裡頭,就好像徐克的武俠永遠那麼美,不是真實的歷史劇,狄仁傑那麼帥,那麼漂亮的衣服,唐朝的全景那麼美,那是創作者的風格。

《白色巨塔》裡的醫生袍是我們在日本訂做的,為了要那個美學,如果真用醫生的衣服,你們會覺得好真實哦,但是你們不會想看。

所以我還蠻適應每一次的爭議。

Q:《深夜食堂》目前的豆瓣評分是2.3分,您覺得客觀嗎?

蔡岳勛:(笑)我想評分這麼低,有很多應該不是評價而是憤怒,我理解,我理解。就好像我也在某些時候因為大家所憤怒的事情產生情緒,形成了一種生氣的氛圍。這種溝通是必然的,拍戲就是為了溝通和連接,有一些溝通我可以理解。

Q:吳昕的演技也是目前飽受網友吐槽的重災區?

蔡岳勛:吳昕其實是『非戰之罪』,我很心疼她。服裝造型的誇張不是她的錯,原始設計的三姐妹本來就是很好笑的角色。我們原來設計的是,吳昕穿成那樣進到店裡,所有人的反應是,『我天,這個小姐這是怎麼了』?

愛馬仕小姐每天把名牌穿身上,就是一個夜市模特兒的可笑感覺,女博士就永遠讓你覺得難相處,就是莫名其妙的女生,是悲哀的,她們沒有自覺自己不被男人愛的原因是什麼,但她們是良善的。這三個不知道怎麼去成為『正常人』的女生,其實很可愛。

我要出來替吳昕講,她很認真投入在了這個角色裡,在戲中應該被嘲笑的女生。我也想要替吳昕平反。其實我們身邊也有把衣服穿得很誇張的人,當你真正靠近,會發現其實她們都有一顆很純真的心,只是因為她們不懂什麼叫世界人的標準,才失去了愛人跟被愛的權利。

--關於本土化--

並不是硬套,一半以上是原創

Q:據說日劇版權方對翻拍的要求非常苛刻,從某種意義上會影響到創作嗎?

蔡岳勛:小學館(出版社)很嚴苛,他們要同意簽約必須要看所有的拍攝計劃,包括故事的選擇、我的闡述,我要怎麼來拍深夜食堂,他們很保護作者,把關非常嚴格。

另外,安倍夜郎會親自看劇本,寫意見給我。但是我也要說,繞開小學館這層關係,其實安倍夜郎是一個非常好相處的人,我決定拍之後跟他見了面,因為想要知道原始核心的精神是什麼,必須取得他的認可和指導。

最終如果他否定了我就動不了,我跟他說過,如果要進入現在這個大市場,就沒有辦法維持那個短篇的風格,情景劇的風格,我說這一點希望他理解。上一線衛視黃金檔打仗,戲劇的內核是要改編的,食堂外的故事要拍出來。他都理解也接受,但是他會要求有幾個東西不能變:

Q:很多人反映食物缺少我們熟悉的中國大陸味道,像魚鬆拌飯、紅香腸、炸雞這些,並不是中國大陸人的傳統食物。

蔡岳勛:紅香腸是我對安倍夜郎的一個致敬。對我來說,紅香腸、阿龍、小壽叔是《深夜食堂》的代表,就像熊貓之於四川。紅香腸對我來講就是深夜食堂,所以第一集完完全全的保留,後面我幾乎會改掉所有的菜。

我們的菜很多元的,炒飯後面會出現。我要講的是,我們所有的食物跟人物的設定、故事的脈絡是一定有關係的,而且要一定符合那個感受。

為什麼會有魚鬆飯,設定中徐嬌是一個來自邊陲地帶,家鄉有港口的小女孩,所以用了魚鬆飯。而且它不是外面賣的魚鬆,你照著我的模型去做那個菜會非常好吃,深夜食堂裡的菜都要有操作性,而且魚鬆飯也真的是我們的食物之一,不北方,很南方。我們是大江南北的菜都有,後面有川菜,也會有粽子,紅燒肉,蟹粉小籠……我們本來也有擼串,真的。在很後面一集,後來被雞湯給合併了。

Q:中國大陸人的深夜食堂是擼串兒,是燒烤,是麻辣燙。劇裡面的場景不符合我們的國情?

蔡岳勛:當然可以那樣拍,如果是一部真正很寫實的作品的話。好的藝術作品就是這樣,好真實。包括《推拿》就是這種電影,極端寫實的典型,楊德昌導演他們就是這一派的。寫實到我都……哇,怎麼能這麼真。可是我沒辦法,我天生是喜歡美好的人。

Q:關於這部劇的本土化,大家還是覺得有太多的日本味道。

蔡岳勛:中國大陸版的《深夜食堂》並不是硬套的東西。當我決定要拍攝《深夜食堂》,從場景到服裝,我們花了非常多的心力做了各式各樣的研究。

包括我們不是簡易的翻拍,藍色衣服是有學問的,原本漫畫的顏色,我試過很多衣服的顏色,包括最常廚師服,你想那個廚師服的白色站在那兒—其實那種感覺會很奇妙(不好看)。而且我們想到的廚師服,都是西式的,難道就像中國大陸文化嗎?

斜交領的款式,實際上回民的烤串師傅就是斜交領,這是我們的傳統,漢唐時代留下來的,傳到日本之後一直留著,看起來好像是日本的。我試驗過,所有的廚師服穿在老板身上都不好看,穿唐裝又很矯情,穿大背心?不是那麼回事兒。

安倍的衣服是有水準的,顏色是很漂亮的,站在那裡的那個有距離、神秘又溫暖的男人,其實那個顏色才對。但是我做了布料上的改良。所以那件衣服也是刻意想過的。

而店面,除了吧台,裡面任何場景跟居酒屋都是不一樣的,我的牆面是石頭,倉庫體的結構模型去變的。為什麼一定要留吧台,安倍夜郎原本設計的老板跟客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種靠近,關切,俯視,這是原始設計的邏輯。

我們也想過廚師在廚師的房間,食客在食客的地方,請問那這樣劇情要怎麼發展?客人跟客人之間也失去了面對面靠近的機會,因為我們自己去吃夜宵,一人一桌的時候就是各自的世界,那原作原始的東西就瓦解了——這些我們都考慮過,最終當然要保留吧台,保持了安倍夜郎原始的想像,所有的東西才有繼續的意義。

我們有一半以上是原創,我喜歡的是這個故事的載體——每天凌晨12點到早上7點來來去去的人。

其實網友說的東西沒有錯,拍一個排擋,比如『望京烤腰子』也很好啊,但那絕對不是買了《深夜食堂》之後的創作,這是兩個路徑創作的東西,一個是極端寫實,一個是有一些些浪漫的真實。

--關於入--

我也非常生氣,置入破壞了我原有的故事設計

Q:目前受到爭議比較多的還有泡麵置入的問題。

蔡岳勛:我完全理解你們的感受。泡麵原始設計是非常好的,每個人都可能在深夜吃過泡麵,然後用一點點手工,它就會變得非常好吃,這跟日劇第一集裡的茶泡飯非常接近。

對於泡麵這麼大的排斥跟厭惡,實際上是來自於置入,置入過度造成了觀眾的反彈,觀眾抽離出來,覺得戲劇完全被破壞了。我也非常生氣,因置入破壞了我原有的設計。

我是真的要說,是先有泡麵的故事,才有的置入廠商,但是置入廠商的要求卻破壞了應有的設計,所以造成了大家對整個泡麵故事的推翻,泡麵是很冤枉的。

我要講的是,因為拍深夜食堂這件事情我做了一個人生新的決定,那就是以後我的導演合約裡面會有一個條款,所有的置入我有最終決定權,如果你不同意這條我就不拍,我不想要再過一次被強迫這樣的經歷。

(當然也有人看到那一集導演不是你)對,因為我脾氣比較壞,如果做置入的來強迫我,我會在現場摔劇本吵架。(但你是總導演,也不能免責)對,這個鍋我是一定會背的。我是最終負責剪輯並幫大家把故事接起來的人。

但是我把所有置入減掉之後,置入單位的人就拿著合約來請我全部接回去,到快要剪完全片還坐在剪接室裡面跟我吵,到最後交片之前我跟他們說過,你們回去告訴廠商,我不要跟你們合作了。我其實對他們的要求是非常憤怒的,最後驚動很多人,各式各樣的協調,請我把內容接回去。

最後我跟中間溝通的人說,請你們去跟廠商講,如果硬要這樣口播、特寫、解釋一個品牌的食物的話,置入會產生反效果,如果人家要堅持我沒話說。哎,他說人家要堅持,那我沒辦法。

我是很喜歡拍置入的人,我和我太太都喜歡做這件事,而且我們有過很成功的案例。《流星花園》的衣服,《白色巨塔》裡那一支威士忌,《痞子英雄》的英雄車和高雄城市形象,但你是不會感覺到那是一個廣告。

最開始拍這部劇他們告訴我會有很多置入,我說沒關係你要相信我,置入的商品要變成角色,放在戲劇裡面商品要跟人物產生情感的聯繫,而不是強迫它變成廣告片。那樣會形成反效果,對戲也傷了對商品也傷了,兩敗俱傷的結果。

這次我還跟我的攝影師開玩笑,十幾年來夢想終於實現了,那就是蔡岳勛沒當過廣告片導演,《深夜食堂》拍完我成廣告片導演了。

關鍵字:
第五屆兩岸公益論壇在廈門舉行 新界原居民的愛鄉情懷
下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