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人物/唐傑忠一生甘當綠葉 不說低級趣味包袱

大陸

2017-06-20 13:45:00

唐傑忠。

唐傑忠。

如果翻一下1987年央視春晚的節目單,你會驚訝那一年誕生了如此多的經典相聲:笑林、李國盛的《學播音》,侯耀文、石富寬的《打岔》,馬季和馮鞏、劉偉眾徒弟的《五官爭功》,還有姜昆、唐傑忠的《虎口遐想》。這些年,馬季、侯耀文、笑林已先後離世,6月18日晚又傳來『笑佛』唐傑忠病逝的消息。

根據新京報報導,唐傑忠師從於相聲大師劉寶瑞,曾與馬季、郝愛民、姜昆搭檔演出。在觀眾心中,他和姜昆合作的那段《虎口遐想》尤為經典。身穿西裝、戴著眼鏡的唐傑忠一臉和氣,像個大學教授,顯得身旁的姜昆更加幹練活潑。今年82歲高齡的著名曲藝創作家、表演藝術家趙連甲是唐傑忠的同代好友,他對新京報記者說,那代人的藝術風格是長在身上的。

拜師劉寶瑞

師父還主動為唐傑忠捧哏

1932年,唐傑忠出生在北京,早年在瀋陽等地學習相聲。1949年初,17歲的唐傑忠就進入部隊的文藝宣傳隊,跟隨解放軍部隊南下,算起來也是老革命。1958年調入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成為一名專業相聲演員。

上世紀50年代初,唐傑忠從電影上看到山東快書名家高元鈞的曲藝,非常喜愛。後來,他曾專程到高元鈞家裡拜訪,高元鈞雖然沒有收他為徒,但把他介紹給了單口相聲大王劉寶瑞。唐傑忠也一直感激高元鈞、劉寶瑞對他的提攜幫助。

1959年,唐傑忠被選送到中央廣播說唱團進修,在這個全國最高層次的曲藝演出團體裡,他得到了侯寶林、郭啟儒、劉寶瑞等人的幫助。劉寶瑞不但收唐傑忠為徒言傳身授,還主動為其捧哏,師徒二人同台表演了《柳堡的故事》等節目。唐傑忠一生甘當綠葉,這也與師父的教導有關,他曾說:『劉寶瑞老師教我們的時候就說,捧逗是一家,捧逗就是「一棵菜」,沒有捧就沒有逗,就不可能成為一個節目。』

馬季寫信力邀

兩人作品成後輩學習範本

在中央廣播說唱團進修期間,唐傑忠還在馬季的成名作《找舅舅》中擔任捧哏,兩人的合作十分愉快。為了把唐傑忠從部隊『挖』到當時的中央廣播說唱團,馬季曾兩次給羅瑞卿總參謀長寫信。1964年,唐傑忠正式調入中央廣播說唱團。

唐傑忠的老友趙連甲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唐傑忠正式跟馬季搭檔說相聲是在1974年之後,『他(唐傑忠)來中央廣播說唱團之前,在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已經是幹事了,擔任部分領導工作。他來團裡之後,一心想說相聲,但組織有意把他當幹部培養的。他心裡不高興,又不敢說,那時候各個團都是這樣。到了1974年之後,才跟馬季合作了《友誼頌》《高原彩虹》這些作品。』這些作品也成為了後輩學習的範本。

與姜昆搭檔

《虎口遐想》找到了合作感覺

與馬季搭檔之後,唐傑忠還和郝愛民合作了兩年,兩人推出了《鞋匠進京》《父與子》《英雄計劃》等作品。之後,唐傑忠迎來了最重要的一位搭檔姜昆。當時姜昆的搭檔李文華因病離開舞台,這對唐傑忠來說也是一個挑戰。

兩人的合作並非一帆風順,一開始唐傑忠是亦步亦趨的模仿李文華,按照錄音一字不差地給姜昆捧哏,但是效果不太理想。後來大家一起研究,認為應該發揮唐傑忠自己的特點給姜昆捧哏。為了改變過去給觀眾的既定印象,唐傑忠給自己設計了一個比較文雅的形象—戴上一副眼鏡。

姜昆曾說,倆人一開始的合作真是費了力氣,也一直在摸路子,後來終於在《虎口遐想》這個段子上找到了感覺,『大家忘掉了李文華,相信了唐傑忠老師』。他們在一起共同合作了很多膾炙人口的作品,如《虎口遐想》《電梯奇遇》《學唱歌》《著急》《重大新聞》等。兩人的這些經典作品,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隨著年齡慢慢增長,唐傑忠覺得跟不上姜昆的節奏了。有一天,他跟姜昆說,『我覺得你得找一個新的搭檔了,我跟不上你了,你節奏太快,一個月得跑十幾個地方,一會兒奔西藏,一會兒又出國了,一會兒又去「老少邊窮」地區了,事也很多。我要是老這麼跟著你的話,估計得拖你的後腿,找個年輕人吧。』唐傑忠還主動推薦了戴志誠,作為姜昆的新搭檔。

■ 追憶

老友趙連甲

他的作品深入生活,都是跑出來的

著名曲藝創作家、表演藝術家趙連甲今年已經82歲高齡,他和馬季、唐傑忠有著四五十年的交情,他們在『文革』時還被稱作『馬唐趙小團體』,一起下過幹校。他對新京報記者說:『馬季去世時,我和唐傑忠在電話裡大哭了一場。如今唐傑忠也走了,我不會給誰打電話哭了。從上午到現在(昨日下午5點多),我也吃不下飯去。』

唐傑忠的作品深入生活,趙連甲覺得,唐傑忠除了嘴上的功夫,更重要的是腿上的功夫。『他早年從東北到了北京,一直跟隨解放軍部隊打到廣州,後來又到過海南島,天南海北什麼地方都去過。我前幾年給他算過,除了沒去過西藏,全中國大陸都跑遍了,而且他生病前,七八十歲了還在各處跑。他的作品,是兩條腿跑出來的,能不深入生活嗎?能不受觀眾喜歡嗎?』

聊到唐傑忠的藝術風格,趙連甲覺得,老一輩相聲藝術家們的風格都是長在身上的,要研究他們的風格,先要研究他們的為人。『中央廣播說唱團從侯寶林、劉寶瑞、郭全寶等老一代開始就是革新派、改革派。像侯寶林先生是學者風範,馬季是滿面笑容,唐傑忠人稱笑佛,李文華一副老媽媽的樣子,一出場就讓觀眾覺得特別可親。他們這些個特點,不是裝出來的,這個氣質基於他們對藝術的理解,他們對觀眾的理解。他們的表演不是學來的,來自於對藝術理解、對人生的理解,以及對觀眾有多高的熱愛度。我們這代人,能給觀眾帶來笑聲,就覺得很幸福。』

提到唐傑忠和姜昆合作的《虎口遐想》特別深入人心,在趙連甲看來,老一輩藝術家的風格不僅體現在一個藝術作品上,而是一個段子一個樣兒。他特別提到了唐傑忠和馬季的《友誼頌》,『他在裡面說的可都是真英語,這個現在來看沒什麼,在當時可了不得,別的演員說不了那麼利索。還有他學說的廣東話,沒有一個人能學過他。』

晚輩馮鞏

他和藹可親,團都叫他『唐爸爸』

中國廣播藝術團團長馮鞏說:『唐老師生病已經很長時間了,今年兩會期間得知他病重,我和團裡的同事前去探望。他看見我們很高興,也很樂觀。唐老師平常喜歡拍照合影,就拉著我們和院長、主治大夫一起合影。那兩天病情好轉了,情況也比較樂觀。沒想到18日得知唐老師去世的消息,我們萬分悲痛,這是中國廣播藝術團的重大損失,也是中國大陸相聲界的重大損失。』

馮鞏回憶,唐傑忠對他這一代的相聲演員影響很大,『嚴格的說,我們是學著唐老師的作品長大的,我記得我最早表演的相聲之一就是《友誼頌》。他1949年就加入部隊文工團,對藝術的改革發展貢獻很大。他也是新中國大陸成立以後培養的第一代相聲演員,他和馬季老師合作的《友誼頌》《高原彩虹》《新桃花源記》,給大家帶去了很多歡樂,深受觀眾愛戴。後來,他跟姜昆大哥合作的《虎口遐想》《電梯奇遇》等節目,至今讓人印象深刻。』

唐傑忠為人和藹親切,對晚輩也多提攜幫助,馮鞏說,在團裡大家都管他叫『唐爸爸』,『他是我們團非常有愛心的長者,無論是團裡同事的朋友、家人遇到什麼困難,比如入學、就業、看病,他都是熱心幫助大家解決困難。原來他一來團裡,大夥就說,咱爸來了。』

談到他的藝術風格,馮鞏說:『他不斷繼承創新,不斷去改革,作品深入生活,德藝雙馨。他的藝術儒雅清新,既像一個有學問的教授,又像一個和藹的親人。可以說,他把相聲作為畢生事業的追求,永遠值得後輩的相聲演員學習。』

徒弟劉全剛

師父不說低級趣味的包袱

唐傑忠的徒弟劉全剛接受採訪時說:『唐老師胃癌發現到現在已經三年了,身邊的人建了個微信群,隨時能知道師父的狀況,他最近病危三五次了,但每次都能堅持過去。他平常也樂觀,我們逗他開心,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唐堅強」。但這次沒能挺過來,前兩天大出血之後就補血,後來昏迷了一天,就走了。』

1988年,劉全剛和李建華、李金祥一同拜唐傑忠為師,他說:『我那會兒從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曲藝隊轉業回來,唐老師也在廣州軍區待過,就一塊兒拜師了。師父為人特別和藹,他沒有門戶之見,不管是誰的徒弟,像馮鞏、劉偉是馬季老師的徒弟,他也教。他沒事就愛在後台看你演出,主要是以提意見為主。他很少整段兒、整段兒的教你,而是在一些小地方提醒你,潛移默化的去影響你。』

劉全剛覺得,師父的相聲是比較新的,沒有舊藝人的習氣。『他的作品反映生活,積極向上,沒有低級包袱、低級趣味的。他是從部隊文工團出來的,也比較在意這個。比如有一次,我跟李建華合作相聲《樓上樓下》,裡面就有一句罵街的話,唐老師聽了就說堅決不能用,寧可不要這個效果、這個包袱,也不能說髒話。』

劉國梁用陪練狂虐日本隊 7-11、全家主菜型沙拉大PK
下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