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可可西里申遺功臣 這40條漢子20年來拿命守護

全球

2017-07-18 09:46:00

今年39歲的索南格來是可可西里五道梁保護站站長,也是可可西里巡山隊40多名隊員之一。

今年39歲的索南格來是可可西里五道梁保護站站長,也是可可西里巡山隊40多名隊員之一。

連日來,可可西里申遺成功的消息刷爆朋友圈。今年39歲的索南格來是可可西里五道梁保護站站長,也是可可西里巡山隊40多名隊員之一。20年間,他風餐露宿在海拔超過5000公尺的高寒地帶,打擊盜獵、盜採,救助野生動物,見證了可可西里成為世界自然遺產的全過程。

根據鳳凰網報導,接受廣州日報採訪時,索南格來並不諱言巡山隊是可可西里申遺成功背後的功臣,「申遺成功,我高興得跳了起來,我們巡山隊應該記首功。」

「可可西里申遺成功時我正在野外巡邏,那裡沒有信號。後來才知道申遺成功,大家聚在一起喝了點酒慶祝。」索南格來說,連日來,可可西里保護區管理局的工作人員都沉浸在一片歡騰之中。作為一名可可西里人,他倍感自豪,申遺成功是他們幾代可可西里人的夢想。

「拿命換來的」盜獵絕跡

「我們應該記首功,」索南格來說,20年來,正是40多名巡山隊隊員用生命守護這片人間淨土,才讓它成為全世界受人類活動影響最小的區域之一,生物多樣性才得以保存。

索南格來直接參與了可可西里申遺。2014年10月15日,青海省申報世界自然遺產工作正式啟動,成立了由生物多樣性、地質、水利水文、氣象、美學等專家組成的可可西里申報世界自然遺產專家組。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努力,2016年1月,可可西里終於拿到代表中國大陸申報世遺的資格。

在這期間,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曾專程前往可可西里實地考察,索南格來曾親自陪同這些專家,『他們被可可西里的生物多樣性震驚了。之前大家只知道這裡氣候乾燥寒冷,嚴重缺氧、缺水,不適合人生存。考察後他們得出結論,可可西里符合自然遺產的標準vii和x,並具有較高的完整性,保護管理整體狀況良好。』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的評估報告也說,可可西里一望無垠,幾乎沒有受到現代人類活動影響,美景「令人讚嘆不已」。

索南格來平時話不多,但說起可可西里,他就有說不完的話,「可可西里已經12年沒聽到盜獵分子的槍聲了,這是我們拿命換來的。」如今,可可西里藏羚羊的數量約為六萬隻左右,比1997年最低谷的兩萬隻大幅增長,藏野驢有2萬隻,野氂牛也達到上萬隻。當地動物資源得到有效保護,是申遺成功的最大加分項,「可以說,如果沒有我們這支巡山隊,可可西里早就成了盜獵分子屠殺藏羚羊的屠宰場以及私開金礦的礦場。」

多次險遭不測

1997年,19歲的索南格來從部隊復員,看到一部關於可可西里英雄索南達傑的紀錄片,他的熱血被點燃了,決定到這個世界上最艱苦的地方來。家裡曾給他找了份公務員的差事,但被他拒絕了。20年前,電視上經常有巡山隊員被槍殺的消息,母親甚是擔憂。

巡山隊員當時住的都是活動帳篷,「冬天,刮個十級大風,「保護站」可能就飛上天了。」初到可可西里,由於無法燒水,他啃了一個星期像石頭一般硬的方便麵,渴了就抓一把雪放到嘴裡。後來,他撿曬乾的野氂牛糞當燃料來燒水。晚上連床、被褥都沒有,大家擠在一起取暖。每次隊員除了巡山任務,還要撿拾垃圾。在海拔5000公尺的高原上撿垃圾,可不是一件輕鬆活,每走一步,都氣喘吁吁,一天下來不停的彎腰,到了晚上,隊員們個個頭疼欲裂,飯都吃不進去。

『20世紀90年代後期,我幾乎每次巡山都能遇到全副武裝的盜獵分子,好幾次,我都是從槍口下撿回了一條命。』索南格來說,他覺得保護生態,保護野生動物,是很有意義的事情,可以為自己和後代積下福報。

被困山裡40天

今年才39歲的索南格來皮膚黝黑粗糙,看起來格外蒼老。「當時沒意識到高寒缺氧對身體的損害,否則當時就應該採取一些措施。」格來咧開嘴笑了,長期穿行在無人區,一天顛簸十幾個小時,將自己的守護區巡邏一般需要十多天。車陷入泥潭,就要挖車,然後蜷縮著濕淋淋的身體晚上在車裡睡一晚上,遇上雨季,一天要挖車30多次。

每次進可可西里巡山,巡山隊都是7人一起行動,帶著獵槍。每次進山,他只帶一套衣服穿在身上。可可西里天氣變化多端,一天之內就可能經歷四季,上午可能烈日當頭,下午就飄起鵝毛大雪。他的衣服時而被汗浸濕,時而被淋濕。晚上也只能睡在車廂裡,「冬天,窗外飄著雪,最冷時零下50℃,呼出來的氣都會在臉上凝結成冰碴子,我蜷縮在車廂裡瑟瑟發抖。第二天,還要繼續開車巡山。」

2010年後,巡山隊的條件有所改善,車增加了拖車,既可以帶汽油,又可以帶帳篷、行李,還能燒水。巡山期間,最好吃的就是泡麵了,如果再配上一包榨菜,那簡直是人間美味。由於天氣太冷,餅都凍成了石頭,只好用火把它烤熱,或者泡在85℃的開水裡吃。因為一天要開車顛簸十多個小時、在惡劣的條件下,他一天只能吃一頓飯。20年間,居無定所,風餐露宿,讓他患上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和風濕病,他的隊友九成都有這種「職業病」。

「對我們來說,每一次踏入可可西里,都可能是與親人永別。」1999年,他們被困在山裡40天。油料斷了,為了能生存下來,他們只好減少吃飯次數,每人每頓只吃一個饅頭,一個月後,他們被後備隊員找到時,已經斷糧3天了。

2005年3月,索南格來在進山巡邏時患上感冒,但還是硬著頭皮進山了。到了太陽湖扎營時,半夜開始嘔吐,出現嚴重高原反應,暈過去了。兩名隊員連夜開著小車把他送往格爾木。一路上,隊員們通過衛星電話向外界求助,最近的保護站派車前來接應,經過20個小時的搶救,他才撿回一條命,原來,他因為感冒在高原地區出現肺水腫。「後來,我在格爾木待了十多天才緩過勁來,幸虧當時年輕,身體比較好,否則,人可能就沒了。」

「申遺成功不是鍍金」

20年捨命守護可可西里,索南格來和隊友們終於看到成效。1997年他剛開始巡山時,很少見到藏羚羊,要巡山一個星期,才可能看到三五隻藏羚羊的蹤跡。「它們對人和汽車的聲音非常敏感,人離它們還有幾百公尺,它們就遠遠的跑開了。」

現在,不論可可西里核心區域,還是青藏公路沿線,離公路只有十幾公尺的地方,就到處都是野生動物,比如藏羚羊、藏野驢、盤羊。遊客在火車上經常能拍到藏羚羊羊群,而藏羚羊也開始不怕人,看到有人拍照,它甚至會抬起頭望著你。這也是最讓索南格來自豪的地方。

雖然申遺成功,但這幾天看到的一則新聞卻讓他高興不起來。青海省氣象科研所近期的高分一號衛星遙感監測結果表明,卓乃湖系列湖泊群的卓乃湖、庫賽湖、海丁諾爾湖和鹽湖面積與去年同期相比,鹽湖面積擴大4.5平方公里。

作為常年守護在可可西里的人,索南格來對鹽湖的威力早就見識過。2011年9月14日,卓乃湖發生決堤,引發洪災,索南格來和隊友們還曾前去搶險。隨後卓乃湖面積急劇減小,大量湖水外洩,最後注入鹽湖。鹽湖擴張,導致周圍不長草,土壤受到腐蝕,未來還可能腐蝕青藏鐵路和青藏公路、蘭西拉通信光纜、石油管線。近年來,鹽湖東南部與青藏鐵路的距離不斷縮減。

「所以說,申遺成功不是鍍金,而是意味著更重的擔子和責任,對我們來說既是壓力也是動力,今後,我們要把這片淨土守護得更好,哪怕付出我們的生命。」

南韓又發現朴槿惠政府問題文件 向北韓施壓 歐盟擬提新制裁案
下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