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那個年代 人人真的都在看《英文中國郵報》

財經

2017-10-12 12:00:00

▲電台著名主持人唐湘龍(左)和台藝大教授賴祥蔚(右),對於《The China Post》充滿兒時的回憶。(圖/NOWnews資料照)

▲電台著名主持人唐湘龍(左)和台藝大教授賴祥蔚(右),對於《The China Post》充滿兒時的回憶。(圖/NOWnews資料照)

1952年9月3日,一路走到2017年5月15日。六十五個寒暑交替後,台灣首家以報紙型態發行的英文報紙《The China Post(英文中國郵報)》,宣布停止發行紙本,準備轉型網路平台,邁向下個里程碑。10月份,《The China Post》加入台灣最受歡迎的網路原生媒體《NOWnews今日新聞》,正式宣告,重新出發。

一個時代的結束,會是另個時代的開始嗎?

其實對於台灣所謂的七、八、九年級生,甚至更年輕的世代來講,《The China Post》這個名詞,很難喚起什麼共鳴。台灣隨著時光洪流不斷往前,英文紙媒,曾有在報禁開放前,一枝獨秀的《The China Post》,接著有開放後的百花齊鳴,直到現在,那些曾經盛開過的百花,凋零於洪流中的不在少數。不禁令人感嘆,傳統紙媒發展是越來越困難,一家一家倒、一家一家轉型。眾家報業還在賠錢苦撐?讀者們卻心思紛飛,都跑到新世代的社群媒體、智慧型手機上頭。你說現在,還有誰在買報紙呢? 

在《The China Post》轉型重生之際,我們採訪資深媒體人唐湘龍和傳播學者賴祥蔚,談談他們印象中的《The China Post》,也說說他們對《The China Post》未來的期許。

學英文好幫手 立委:《英文中國郵報》我的精神食糧

五星級飯店必備 《英文中國郵報》提供外國友人最新資訊

唐湘龍:那個時代的《The China Post》…

「在那個時代,人人真的都看《The China Post》學英文?」

是真的!因為China Post在當時,是台灣唯一的一份英文報紙。以前台灣經歷戒嚴時期、報禁,著作權法又不完備,很少人會引進外國的報章雜誌。真的想看,就只能越洋訂購,但是貴啊!除非你家裡很有錢。因此,《The China Post》就理所當然,成了最貼近學子學英文的選擇。

那時候的《The China Post》,一份也大概10塊吧!學校圖書館都有訂,但人人搶著看;搶不到,就自己買一份。因為想把英文學好啊!學生時期嘛,大家當時心裡都是這樣想。

我還記得,自己最愛看周末版的,因為周末版沒有那些生硬的政治、即時新聞,反而多了些輕鬆的漫畫啊、笑話小品啊。買一份,夠我看上兩、三個禮拜;從頭讀到尾,再從尾讀到頭,看得很開心,因為學到了很多單字,也一解學生時期讀書的苦悶。

「那麼後來呢?」

後來,台灣跟國際接軌這方面的大環境,其實改善不多,至今都一樣,資源、人才少的可憐。這部分在馬英九政府時期,我曾經向其反應過,只不過後來政權轉移至今,我看也沒什麼太大改變。

報禁解開後,英文媒體百家齊鳴,但若是現在有人提到英文報紙,大家第一個會想的到,恐怕是Taipei Times吧?這其實是個大問題。

Taipei Times,眾所周知,它是帶有政治立場的,因為它背後是自由時報。你想,若是生活在台灣的外籍人士,想要理解台灣不管政治等各種新聞,只能依賴一種管道,那麼意識形態就會受其影響、顯得狹隘。從這一點,可以看出China Post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就是為了要兼顧立場平衡。

未來轉型網路平台,其實我對它也是充滿期待,但需要思考的是,獲利空間在哪?能不能獲利,將會是《The China Post》未來所要面對的一大考驗。

※唐湘龍回憶起以前看《The China Post》的歲月,臉上泛著喜悅笑容,也帶著不勝唏噓。

在台工作外國人 所有資訊全靠《英文中國郵報》

《英文中國郵報》服務商務外交人士 鄧振中讚不絕口

賴祥蔚:學英文,好難;學會了,好有成就感。

我對於《The China Post》的記憶,就是學英文。出社會的時候,很茫然,心中會想要充實自己、增進英文能力。但大家都知道,一個人的英文能力,在學生時期大概就是頂峰了,出了社會要怎麼學?

對於現在的人來說,學英文不是問題,肯不肯而已,管道一堆。但對以前的我們來說,管道真是太少太少,少到只剩一種,那就是《The China Post》了。

那時我每個禮拜靠著看《The China Post》自學英文,它報導了大量的台灣時事,所以從裡面你可以看到很多熟悉的人事物,紛紛轉換成了英文名詞。那些英文名詞,學起來之後,後來想想其實都非常實用。

舉例來說,像是政治,或是各領域的專業術語,要翻成英文當然很難;但難歸難,多聽、多看幾次,就學起來了,一旦學起來後,就很有成就感,感覺到自己的語彙能力大大進步。

「對China Post的未來期望?」

在未來,《The China Post》轉型走向網路平台,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要不忘與閱聽眾接觸。

其實我滿希望《The China Post》可以增加聽力的部分。也許可以請外國老師,一周挑一則新聞來口說,藉此吸引更多想學英文的年輕學子,讓他們讀《The China Post,念念那些熟悉又陌生的艱難單字,把它們都學起來,就好像我們以前一樣。

※賴祥蔚教授果真有著老師情懷,善用學習工具,更希望《The China Post》能被大多數人捬拾使用。

今日新聞+英文中國郵報 開啟台灣媒體不凡的一頁

《英文中國郵報》數位化 學者:學習英文更方便

《The China Post》

台積電再創高 台股衝破10700 英文中國郵報讓賴建信尋回年輕記憶
下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