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卡內基訓練30而「勵」 黑幼龍自信又感恩

生活

2017-12-08 15:58:43

▲卡內基訓練引進台灣三十年,黑幼龍今年也七十七歲了。(圖/記者陳秉弘攝)

▲卡內基訓練引進台灣三十年,黑幼龍今年也七十七歲了。(圖/記者陳秉弘攝)

「必須要承認,我算是幸運的人。」黑幼龍拍了拍後腦杓,說得慢,輕笑了一下,眼眸子精光閃爍。

在台灣,黑幼龍名字旁,「正面」兩個字常伴左右。從美國紐約,把卡內基訓練帶回台灣,到今年,數一數,剛好三十個年頭。三十而立,已經度過了年少輕狂,卡內基訓練在台灣,正值壯年。而黑幼龍,今年七十七歲,跟著卡內基訓練一起成長,他如同而立之年的青年小夥子一般,話匣子一開,熱情迸發,談著卡內基教育在台灣走過的這些年,滔滔不絕,講了三十年,還有很多沒說的,停不下來。

「人不只要有興趣,還要有決心。」黑幼龍說在台灣做卡內基訓練,除了自己對此熱烈的興趣,還有的就是他破釜沉舟的決心,決心要讓台灣人從威權式的教育、社會中解放出來。黑幼龍講話喜歡舉例,拿很多他人故事或例子來證明自己的話,不論是企業家、運動員、家庭主婦或是高中生,在他的生動敘述下,成了相當勵志的人生百態。

黑幼龍說話時,渾身散發著相當正向的能量,好似以他為圓心,在周身張開了結界,進入結界場的人,都能感覺到黑幼龍想傳遞的正向理念。他希望聽他說話的人,聽完之後回到家,都能開心。「我是喜歡講話的人。」喜歡舞台?「我喜歡站在台上的感覺。」沉吟了會兒,又立刻說,除了站在台上講話,也喜歡寫作、翻譯。「卡內基訓練是要讓人們分享,分享自己的好與不好。」總之,勇於表現、樂於分享,很重要。

要分享生命裡的好與不好,人生走過了半個世紀,在生命的長河裡過了這麼久的時間,講了無法計數的演講,書也出了一籮筐,人們也想問,對黑幼龍而言,人生裡的好是什麼?不好是什麼?他如此巨大的背影,究竟走過了什麼。

「我生命裡最對的一件事情,就是一直心懷希望吧。」撐著黑幼龍的整個生命,是他在遇到迷惘、困惑時依然保有的希望之火,讓他到了美國,讓他遇到卡內基訓練,讓他開始正向思考,這是絕對的、最大的好事。


▲每個人都有故事,黑幼龍也一樣,將近四分之三個世紀的歲月裡,發生了很多的事。(圖/記者陳秉弘攝)

最不好的事,黑幼龍又想了一會兒,啞啞地說,「我做卡內基的這三十年,還真沒有想到做的最錯的事,但是如果往前一點想,我覺得我小時候不喜歡唸書,是最錯的事。」黑幼龍理科不好,初中聯考名落孫山,只考上台北農業職業學校,不像哥哥和弟弟都錄取了名校。「如果你的哥哥是建中,弟弟是附中,在家裡有親友來,爸爸媽媽自己也會比較。」黑幼龍說自己本來成績不錯,但是卻考砸了,「但是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不覺得我比哥哥弟弟矮一截。」縱使遭受挫折,黑幼龍依然保持自信。

高中唸了一年級,又退學了。「迷惘,不知道到哪裡去。」黑幼龍因此進了空軍軍校,開始了軍旅生涯,但是裡面學的都是工程技術,他其實也不喜歡,但卻做的還不錯。「我一直很喜歡英文,聽西洋歌曲,那個時代的貓王,看西洋電影,對英文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對英語的喜愛,成為改變黑幼龍生命最大的契機。他補習英文,從空軍畢業了之後,考取公費留學美國,進入休斯飛機工作,在美國發展的一路順遂。「人要保持著自信。」黑幼龍講了很多次,自信是人很重要的武器。

要成功,還得有貴人,神父丁松筠就是黑幼龍一輩子最重要的貴人。「1962年,我記得好清楚,那個時候我22歲吧,去參加了一個教會的夏令營,我就是這樣認識丁松荺神父。」與丁松筠相識,讓黑幼龍開始找到了自己的興趣。「在那個夏令營裡,都是台大、成大與師大的學生,我沒有覺得自己矮了別人一截,在那裡面的活動、辯論會啦,我都跟他們平起平坐。」接著有人開始找他演講,用英語演講,也翻譯書籍,黑幼龍說他做的很快樂。「丁神父對我的影響很大,他給我一個很重要的啟示,就是做什麼事都要快樂。」

休斯飛機的工作結束後,回台灣受到丁松筠邀請,進入光啟社工作,做電視節目對黑幼龍而言,他是個大外行,「但是我願意學,我跟大家一起討論,跟人請教。」做得還不錯,黑幼龍回憶起那段時間,笑得更開了。


▲遇到貴人之後,黑幼龍說自己也找到了興趣,他終於快樂起來。(圖/記者陳秉弘攝)

整個訪談的過程,黑幼龍的笑容沒褪色過,嘴角彎著,嘴邊兩個笑窩,很深邃,眼睛睜得老大,聲音沙啞,但卻相當厚實,像是在大型典禮上好聽的旁白音調。在卡內基訓練教室將近三十坪的空間,黑幼龍講出的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他說話慢的剛剛好,加上手的動作,讓人很難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

在偶然的一次機會,黑幼龍和太太在報紙上看到卡內基訓練,兩人不辭辛勞的飛到紐約,找卡內基訓練總部的總裁,希望能在台灣代理卡內基訓練,「我覺得能談成功的契機是我能夠用英語跟總裁流暢的溝通,得到了他的信任,才簽下了這個合約。」卡內基訓練因為黑幼龍的努力,在台灣生根。「人生有好幾個轉折,於我來說,沒考上初中是一個,去美國公費留學是一個,進入光啟社工作是一個。」喝了口茶,舒了口氣。「最重要的那一個,是接觸到了卡內基訓練。」

今年是卡內基的三十年,黑幼龍說,「我三十年前就退休了,因為遇到卡內基訓練,黑幼龍說,他找到了他能夠做一輩子的事。」


▲還活力充沛,還要走下去。(圖/記者陳秉弘攝)

「我還想要繼續做下去,繼續演講,繼續寫作,把經驗分享給大家。」自信地又拍了一下後腦勺,像個活力十足孩子般,呵呵地笑了。

遇到了這麼多的人生轉折,碰到了這麼多的人,黑幼龍心裡很清楚,自己運氣很好。「我是幸運的人。」黑幼龍環視了斗大的訓練教室,想著超過四分之三世紀的人生,他說,現在的他,真的很感恩。「感恩能夠這麼幸運,能夠有今天的樣子。」

結束訪談,他堅持自己收拾自己的茶壺、茶杯,不讓助理代勞。

他的背影,還挾著衝勁,腳步踏的很輕快,他還想走很遠。

米其林主廚?德男被踢爆只是臨時工 空氣汙染、潮濕 幼兒易誘發鼻過敏
下面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