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印尼本土恐攻探源 極端主義教室就在監獄

中央社

2018-05-16 15:36:48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中央社 國際 / NOWnews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16日專電)「他們可能是你的鄰居、你的朋友或你的愛人。」印尼近日發生連串恐攻,自殺炸彈客攜家帶眷的攻擊形式顛覆傳統認知。另外,印尼監獄超收情況嚴重,恐怖分子服刑反而有機會散布極端思想,成為反恐的死角。

印尼第2大城泗水的3座教堂13日早上接連遭自殺炸彈攻擊,造成14人死亡、40多人受傷。警方調查發現,攻擊案由6口之家發動,分別是父母、9歲和12歲的2個女兒,及16歲和18歲的2個兒子。一家人在自殺式炸彈攻擊中全部喪生。

隔天14日,泗水的警察總部也遭自殺炸彈攻擊,由一個5口之家所為,成員包括一名8歲女孩。爆炸造成至少10人受傷。5口之家只有8歲女孩存活,她的父母和哥哥都因此喪生。

和過去不同的是,兩起攻擊的自殺炸彈客是兩個家庭的成員,父母攜子女發動親子攻擊,成了新型態的威脅。

印尼的恐怖組織及攻擊型態正在改變。軍警是過去攻擊的目標,現在老百姓也成為無差別攻擊的對象。從前行動多由個別男性成員發動,如今整個家庭攜老帶幼一起命喪黃泉。

印尼建國大學(Bina Nusantara University)國際關係專家帕拉米坦尼格倫(Paramitaningrum)向中央社記者表示,日前曾訪問印尼警察總長狄托(TitoKarnavian),狄托分析,印尼境內的恐怖分子及恐怖組織屬於「本土恐怖主義」。

她分析,本土恐怖主義的成員不像黑道幫派、販毒組織,或外來的恐怖分子,有明顯可辨識特徵,像是特定聚集地點、集體活動或事件。相反的,本土恐怖主義成員隱藏在一般人的生活中,難以察覺。

「他們(恐怖分子)可能是你的鄰居、你的朋友或你的愛人,你們可能住在一起。」帕拉米坦尼格倫分析,這種新型態的恐怖分子像平常人一樣,存在於生活周遭,一般人無法辨別,他們甚至會和我們結婚。

值得注意的是,泗水自殺攻擊的家庭都與印尼惡名昭彰的恐怖組織「神權游擊隊」(Jemaah AnsharutDaulah,JAD)有關。狄托直指兩個家庭都是神權游擊隊的支持者,游擊隊向來支持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神權游擊隊成立於2015年,由20多個支持伊斯蘭國的印尼極端團體組成,近年來幹下許多事件。

2017年4月,7名武裝分子襲擊警察,爆發槍戰。警方擊斃6人,生擒1人。警方表示,這批武裝分子是神權游擊隊的成員。

2017年9月,西爪哇警方查獲一起預謀襲擊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的陰謀,逮捕多名計劃炸彈攻擊總統府的嫌犯。調查顯示,這批嫌犯也是神權游擊隊的成員。

2016年1月的雅加達購物中心莎里納(Sarinah)自殺炸彈攻擊,造成8人死亡,20多人受傷,死者中有4人是自殺炸彈客。印尼警方指案件與伊斯蘭國有關,美國國務院則把神權游擊隊列為幕後策劃者。

印尼國家反恐官員指出,南亞和東南亞地區一直是伊斯蘭國潛在威脅的新擴張目標。當他們返回東南亞時,透過分支團體,擴大恐怖組織影響力,譬如東南亞地區的「回教祈禱團」。

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伊斯蘭國的極端意識具吸引力,不少印尼民眾受重金利誘,遠赴海外加入伊斯蘭國,回國後鼓吹對軍警發動恐攻,儼然是治安一大隱憂。

雅加達記者蘇堤萬(Setiawan Liu)分析,印尼社會長期貧富不均,改革政策未能讓底層民眾雨露均霑,是恐怖主義無法根除的原因。

此外,監獄管理漏洞是印尼新一輪恐怖主義興起的源頭之一。印尼情報單位指出,泗水恐攻主謀應是神權游擊隊,與之前發生的監獄暴動有關。

位於雅加達近郊德博市(Depok),羈押神權游擊隊首領的機動警察總部拘留中心,5月初發生暴動。5名警方反恐部隊的特警在衝突中遭囚犯割喉慘死,一名囚犯喪生,一名警員被挾持。

警方與囚犯對峙36小時後,突擊控制情勢。155名囚犯投降後,被移送至戒備森嚴、歹徒聞之喪膽的「死刑監獄島」看管,待進一步處置。

印尼資深媒體人邱烈豐分析,德博監獄暴動就是警訊,因為關押的幾乎都是涉及恐怖活動的囚犯。這批囚犯能在獄中串連暴亂,代表組織網路一直在運作,監獄外也一樣有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印尼恐怖組織首腦即使入獄服刑,仍能搖控獄外恐怖分子的行動。

印尼警方經一年多調查雅加達購物中心爆炸事件,發現當時在獄中的神權游擊隊首腦阿曼(AmanAbdurrahman)涉嫌策劃。

國家警察總部發言人西斯托(Setyo Wasisto)表示,阿曼雖然從2010年起被關,但能在獄中為伊斯蘭國招募人員。

事實上,印尼監獄管理鬆懈,漏洞百出。犯人服刑還是有辦法遙控犯罪,毒販被關押也能主導獄外毒品走私。

此外,印尼監獄超收情形嚴重,擅長傳播恐怖思想、具人格魅力的囚犯入監後,沒有隔離拘禁,長時間和其他囚犯相處,恐怖思想在監獄中散布。

曾參與追捕恐怖分子的印尼警官說:「最好的恐怖主義教室就是監獄,囚犯在監獄中傳播極端思想,一傳十,十傳百,這就是印尼反恐最大的問題。」

一年一度的齋戒月將至,印尼政府如何因應這波新興的本土極端分子攻擊,從廣布情報網絡、改善獄政管理到與民間合作、深植反恐教育,都是當務之急。(編輯:廖漢原)1070516

關鍵字:
綠宣告分手 柯文哲:努力到底 驅趕獼猴 屏東滿州鄉公所成...
下面更精彩 ...